广东福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广东福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6 14:45:2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知道有风险,所以大家都会格外小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痴迷?疯狂?Will不知道用哪个词形容自己对翼装飞行的喜爱更为合适,“我是发自内心去喜爱这项运动,也想去从事跟这项运动有关的职业,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可以不断挑战自己的运动,它也给了我继续学习和尝试新鲜事物的勇气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跳伞数据网站BFL统计,从1981年开始,截至2020年1月,玩低空跳伞和翼装的死亡人数为383人。Will向记者介绍到,这个概率不足千分之五,比起网上所说的30%的死亡率低太多了,“我们没有人会拿生命去冒险,30%的死亡率夸张过头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Will正在空中进行高难度动作(受访者供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很多人提到翼装飞行,总是会提到生死之类的问题。”Will对此不以为然,“首先没有人会想在自己喜爱的运动上死去,我不会去考虑这些问题。对我来说,我只想好好活着,所以我会认真对待我的每一次飞行,让我可以继续从事自己最喜爱的运动。”中新社香港5月21日电 邵逸夫奖基金会21日公布2020年度“邵逸夫奖”得奖者名单,6位科学家获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△美国加州联邦参议员卡马拉·哈里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毕竟大家都知道翼装飞行是一项具备危险性的运动,所以一般玩这项运动的人也会格外小心。”Will向记者分析到,一般飞高空翼装主要会遇到三种比较危险的情况:“第一就是因为主伞没有叠好,或者开伞的姿势不对,或者各种其它因素的导致的主伞出现问题,这时候就需要用到备伞降落;第二是没有降落原计划的地点,这会增加场地因素带来的未知风险;第三就是,多人翼装飞行时会有碰撞的危险,因为翼装速度很快,会发生撞伤或者撞晕的情况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文学奖颁予美国科学家罗杰·布兰福德(Roger D Blandford),以表彰他对理论天体物理学的根本性贡献,特别是在活跃星系核的基本理解、相对论性喷流的形成和准直,黑洞的能量提取机制和激波中的粒子加速及其相关的辐射机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学毕业之后,Will选择先留在美国继续玩翼装,最多的时候他一天甚至会连着飞行12次。后来经验越来越丰富的他,慢慢当上了跳伞和翼装的教练,“我是真心喜欢这项运动,结婚后我还教老婆一起跳伞,现在我们经常会一起玩翼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儿子玩这么“危险”的运动,Will的父母当时也是极力反对的,“我跟他们讲解了很多关于跳伞和翼装的正确知识之后,他们并没有那么反对了,只是反复提醒我一定要注意安全。最近天门山的事情他们也关注到了,就一直把他们看到的各种新闻发给我看,我也明白他们的意思,就是让我多注意安全。”